让我一个人静静地萌一下all伏

就是任性!哪怕粮少我也很挑!不喜欢的绝对不放!
……unless it serves the purpose of increasing diversity...😎
For Voldemort and Valour!
仔细想了想,只有一种文是永远不会出现在我的推文里的,那就是语言烂到我这个外国人都无法忍受的文,标点符号乱打基本上是无法忍受的。嗯。或者中文小白文。
就是那种小白文啦!

【德伏ABO】午夜漫游(万字一发完,NC17,OO)

约稿第三弹~以后约稿放这里不放主博了!那边还是放我自己写的吧!
作者:苏阿贞
配对:德拉科·马尔福*伏地魔
警告:ABO世界观,其余原著走向。Omega*Omega。

1.
半夜一点钟,德拉科在那么一瞬间漫无目的地想了一会,嘴唇加倍地抖动着,他咬了一下口腔内侧, 强迫自己把注意力集中到面前的事情上来。他正游荡在五楼的走廊里,而费尔奇或者他那只肮脏的猫,可能会发现他。

那块大镜子并不处在楼梯附近,它更接近于全部走廊的中间部分,在一扇破门和一扇好门中间,他以前从来不曾想过要探听这两扇门有什么用,但是现在又迫切地想知道。或许,他轻轻地挪动脚步,脸上带着不强烈的情愿和微妙的好奇,这两种感觉混在一起,使他紧张得出了很多汗。

这该死的,让人厌烦的,充满智慧的阿不思。

他没法接近那个须发皆白的巫师,他想要表现得更好,却发现他的知识中不包括这一部分,他没法用任何方式去讨好校长,这让他挫败又畏惧。今天他的黑魔标记疼痛了起来,在上黑魔法防御课的时候,那个正在念书的粉色蛤蟆奇怪地看了马尔福一眼,因为他的胳膊剧烈地抖动,撞得桌子发出砰的一声巨响,毫不夸张,跟打雷一样大声。

而波特要去见邓布利多了,波特上课之前收到了一卷羊皮纸,马尔福认为这不公平,他想用眼神把那个可恶的小子撕成碎片,可是波特正跟那个泥巴种和穷鬼说话,一直说话,而教授仍然慢条斯理地翻了一页,继续用平板的声音念着,仿佛看不见也听不见。

现在已经不疼了,马尔福温柔地抚摸着自己的手臂,那里本来不应该有这个东西,但是黑魔王选中了他——他已经走到大镜子前面了,这很让人分心,他不能继续回忆。只好伸出手指在镜子边缘的第四个回转花纹那里,它轻微的凸起来,按下去,再伸出手把黑魔标记贴到镜子上。

镜子消失了,镜框后黝黑的洞穴露出本来面目,马尔福痛苦地举起魔杖,“荧光闪烁!”,他低声地念出咒语,他要去霍格沃德的小房子里,那本来是个疯汉的家,而上次巫师战争后就没有疯汉了,屋子空了下来,镜子在他身后缓缓合上了。

尽管德拉科举着魔杖,而魔杖正不可置疑地散发着柔和的光辉,他仍然感受到被黑暗吞没的阴冷。这种冷一直持续到他搬开布满灰尘的活板,颤颤巍巍地将腿伸出密道,冷汗顺着鬓角流下来,破屋的窗户已经坏掉,现在正被风吹得吱嘎作响,那肮脏的风也吹到他的脸上。

“黑魔王大人。”

他痛苦地按住黑魔标记,等待着神秘人的到来,他已经不会在背地里充满憧憬地叫黑魔王,因为发生了一些事,他低下沉重的头,仿佛那是个一千公斤的火龙脑袋,他脆弱的脖子支撑不住了。

“希望你是有好消息。”

跟随着啪的一声爆响,空气里传来黑魔王低沉冷酷的声音,他的脖子被狠狠地从后面捏住,黏湿的空气压抑了他的气管,无法呼吸的感觉整个把他攫住了,大概过了一个小时那么长的时间,他们落在了马尔福家的庄园里。

德拉科痛苦地跪在地上,他刚刚被汗湿的头发全搭在了脸上,冰冷的风吹进他的衣服里,一回头就看到了卧室的窗户,他父亲最喜欢的样式。小马尔福回家了,这以前是非常令人愉悦的事实之一,但是现在他不敢愉悦,无力的手指抓着羊毛地毯,往前爬了几步抓住柔软的衣摆。

“对不起,我还没有,没有找到机会。”

“哦,你这无用的,卑微的小男孩。”

德拉科噤声了,因为黑魔王在斥责他,他谦卑地听从这些侮辱的词汇,但是黑魔王不说了,小马尔福感觉到头顶的阴影迅速降落。

“我把你叫来可不光是要听你说这种让我生气的话,到床上来。”

如果还有什么事情比没有无法完成任务,无法活下去,更加难过,就是现在,德拉科沉默地将巫师袍脱下去,露出白色的衬衣。他先是手脚并用地爬上了脚踏,再爬上床,抑制住自己不停颤抖的双手,将身体牢牢地固定在黑魔王上方。

“那么我要亲吻您了。”

后文:
http://werdsmith.com/p/T47ZBYhQgX


前两篇约稿:

一位威廉泰勒先生的故事(比尔*汤姆)

http://rogerabbit.lofter.com/post/4275f6_10d4165d

蛇迹(TR中心,麻瓜*汤姆)

http://rogerabbit.lofter.com/post/4275f6_10f5dc95

评论(3)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