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我一个人静静地萌一下all伏

就是任性!哪怕粮少我也很挑!不喜欢的绝对不放!
……unless it serves the purpose of increasing diversity...😎
For Voldemort and Valour!
仔细想了想,只有一种文是永远不会出现在我的推文里的,那就是语言烂到我这个外国人都无法忍受的文,标点符号乱打基本上是无法忍受的。嗯。或者中文小白文。
就是那种小白文啦!

【哈伏ABO/生贺】August Repose(中篇未完)

1-5章链接:http://werdsmith.com/p/xT8WapHgfZ

今年断断续续写的,前后一万多字吧,草稿写到了第五章开头,一共大概十五章。大家看个乐子,缘更。没有别的额外的生贺了,实在没时间写。

AU,加了个拉郎用的ABO设定,基本原著走向,但改了四年级往后的情节,所以之后整体都飞了。


更新中的链接,需注册quip才能查看:https://quip.com/agptA8e90ABT


开头试阅:

2001年的时候,我在黑森林参加了第一场世界杯资格赛,如果资格赛也能算上数,这就是我成为专业魁地奇球员以来参加的第一场大赛事。时值三月,本不是寒冷的季节,但英格兰国家队的酒店在菲尔德峰[ Feldberg]上,半夜阴冷的空气似乎要钻到人的骨子里。我从没如此哀叹过自己在生活魔法方面的不善,但此次在德国,着实冻着我了,我不得不央求楼上的弗莱迪来帮我施上咒,那个爱尔兰小伙子击球手——比我小两岁,十九,天知道他为什么不在爱尔兰国家队——很是睥睨地看了我一眼。

“哈利,你是不是不知道有个东西叫前台?”

“啊,然后等着明早的报纸头条《哈利·波特——不会施保暖咒的男孩》吗?”我干巴巴地回答。

爱尔兰人来了,便在我房间赖了一下午,看着《仅限Alpha》的黄色杂志。我十分担心这不拘小节、满脑子荷尔蒙的青少年在我床上**,他可是有前科的。如果去年主管喜鹊队的琼森先生来找我的时候,我知道加入是这么个光景,我答应得肯定不会那么快。
世界杯的资格赛是一个漫长的事件,日程上不紧不慢,一直打到了五月份末,结果才水落石出:英格兰队毫无疑问地取得了参赛资格。两个月后,就是这一年的欧洲杯,我与国家队其他球员告别。喜鹊队的其他球员匆匆赶来,与我和弗莱迪会和。巧合的是,这一次的欧洲杯和世界杯资格赛,比赛地点竟然都安排在了黑森林。因此,琼森先生决定让我们一直驻扎在德国,就地训练,别回英国了。
我头一回住酒店这么久,比利博地杯B&B实在不是什么条件好的地方,想想接下来打欧洲杯,还要在这里呆到年底,我就筹谋着出去租房子住。
我向队员宣布自己的打算时,弗莱迪倒想跟我来,但后来他又懒得挪窝。球队的经纪人玛格丽特帮我在卡尔斯[ Karlsruhe]鲁厄找了间麻瓜房子,做了个假身份,第二天就把我从酒店给带了出去。她是个四十出头的Beta,平日对我极为殷勤。卡尔鲁斯在莱茵河畔,我的租房在二层,楼下倒还空着,也出租,但没有租客。站在楼顶踮着脚可以勉强看到莱茵河蓝莹莹的水波。德法交界,驶过一架小桥就可以抵达……

日子就这么不紧不忙地走着,直到七月中旬,我出了一件大事。我在一场练习中从五十英尺栽了下来,在地上翻滚了十三圈,自己倒是毫发无伤,可是回到家后,我抽出魔杖,发现魔杖断了个尖,冬青木的小尖头哆哆嗦嗦地挂在那儿,每颤一下,我的心也跟着颤一下。
我便打电话给赫敏。赫敏也刚巧从魔法生物管理部下班,到了家——
“魔杖还能用魔法吗?”
“我刚刚就幻影移形回家的。”
她松了一口气,紧接着,又尖锐地吸了一口。
“哈利!你怎么在施法前都没注意到自己魔杖断了?”她埋汰我,“不过,这也是好事。你的魔杖应该能修复。能施法,杖芯就没有出问题,你去找格里戈维奇。”
“格——谁?”
“格里戈维奇。”她不耐烦了起来,给我拼了一遍名字,“他是德国最好的魔杖师,金斯莱跟我说过,他比奥利凡德还要擅长杖芯制作。而且,他的店铺就在卡尔鲁斯……应该跟你隔五条街,你完全可以走过去。”她顿了顿,颇有几分好笑地说,“你真是会选地方,那边就是 ‘齐柏林街’,德国最繁华的巫师街道之一。”
“对,没错。”我诺诺地说,我可不知道这点。然后,我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可这样直接去找他的话,明天,整个巫师界都要知道我把魔杖给坐断了——太蠢了,赫敏。”
对面沉默了一会儿。
“我刚想起来,哈利,乔治前两天叫我给你寄个东西。是他们刚刚做的伪装魔药。我加急给你,明天应该就能到。”她犹豫了一下,“金妮的事,我很抱歉。”
仿佛一只匈牙利龙往我喉咙喷了一团火,我一下哽住了,也不知自己喃喃地说了什么,就挂了电话。


呃,预警就是abo都有的那些预警。



评论(7)

热度(54)

  1. wuli物理,唉……让我一个人静静地萌一下all伏 转载了此文字
    真不知道我这篇文在2018年是否有望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