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我一个人静静地萌一下all伏

就是任性!哪怕粮少我也很挑!不喜欢的绝对不放!
……unless it serves the purpose of increasing diversity...😎
For Voldemort and Valour!
仔细想了想,只有一种文是永远不会出现在我的推文里的,那就是语言烂到我这个外国人都无法忍受的文,标点符号乱打基本上是无法忍受的。嗯。或者中文小白文。
就是那种小白文啦!

【哈伏/生贺】最后一个要消灭的敌人是死亡(万字完)BY 墨烟玉田

约稿第四弹!❤️

作者:墨烟玉田
配对:哈利*挂坠盒
感谢@墨烟玉田@回来了 小天使接我的约稿,超级萌!!!~其实早就完结了,可是lo不让我发!!!
简介:挂坠盒帮助救世主逃过一劫。
因为蛇只想独享猎物,而他也无法忍受永远被当做物品对待。
救世主的身体,不过是,刚好契合的容器……
:ABO,双A!

1.
低矮阴暗的屋子里弥漫着难言的气味,仿佛有什么在地板下腐烂了。刺鼻的味道折磨着alpha的嗅觉,哈利皱着眉头,感觉到挂坠盒在他胸口发热,好像一颗小心脏,贴着他的胸口跳动。

巴希达女士只是一味的示意他往楼上走,并不开口说话。

赫敏紧张的盯着哈利,黑发青年疲倦又兴奋,终于,他们读懂了邓布利多留下的启示,即将找到格兰芬多的宝剑,吸收了蛇怪毒液的长剑是消灭魂器的利器。哈利只将挂盒的动作理解成魂器自我保护的一种形式:它发现周围有威胁性的东西出现了。

他跟在巴希达女士后面上了楼梯,卧室里更加憋闷,难闻的气味弥漫在黑漆漆的房间里,挂坠盒在他胸口焦躁不安的动着,他四处张望,指望能从脏兮兮的衣物和床褥里看见银剑的的一角。

2.汤姆里德尔无法冷静,帮救世主带路的老女人手上长着青紫的尸斑,但是着愚蠢的泥巴种和救世主根本没注意到这些细节,他简直想咆哮了。

呆在粉红蛤蟆乌姆里奇身边能够吸收的到恐惧和绝望的力量,每次她粗胖的手指捏住斯莱特林的遗物,这片他灵魂暂居的宝物,汤姆都忍不住要杀人的冲动。

他被悬挂在乌姆里奇的胸口,听着她做作又娇滴滴的声音,把斯莱特林的宝物安上某个杂碎家族的名头。越是怒火中烧,他反而越是冷静,乌姆里奇能比摄魂怪带来更多的绝望,而那些瑟缩懦弱的灵魂对他来说简直是美味佳肴,只要给他一点点时间,他就能轻而易举击破那些内心软弱家伙的心灵防线。

一个身体,一个能够挥舞魔杖,拥有充沛魔力的身体,而不是像是闪亮亮的饰品一样被人擦拭爱抚,是他目前最急切渴望的。他已经厌倦了被落满灰尘的日子,在叛徒家的柜子里日复一日,只有家养小精灵一个活物,死亡的气息盘旋在整栋宅子里。汤姆不关心一个早就没落的纯血家族,尤其是出了致命叛徒的家族,但是这一切就这么发生了,他被安安静静的藏在柜子深处,只在大清扫时被人瞥过一眼。

反叛者在这个屋子里密谋着阻止黑魔王的归来,却不知道黑魔王一直有一片灵魂沉睡在这里。他没有多少能量,但家养小精灵也拿它毫无办法。

灰暗的过往在脑海里一闪而过,他已经不满足只当一个沉睡的魂器,一个等待多少年都不会被发现的备用品,救世主不能死在这里,挂坠盒恨恨的想,开始动用力量给救世主示警,金色的挂坠盒的动静更大了。

3.

哈利把赫敏从床上拽起来,屋子里乱成一团,他的头疼的快要裂开了,纳吉尼摆出了攻击的姿势,赫敏尖叫着,而挂坠盒在他胸口沉沉坠着。真奇怪,现在场面如此混乱,哈利也无法忽略它的存在,它是不是能感觉到伏地魔快来了,这些灵魂碎片之间的感应有多大效果?

哈利没法继续想下去,他的额头像是被什么炙烤一样疼痛,混乱的影响从眼前闪过,伏地魔离得不远了,他们必须马上离开。赫敏的咒语飞过房间,把一块试衣镜炸成了碎片,纳吉尼紧紧盘成一团,而哈利和赫敏趁乱从空中幻影移形离开。

玻璃碎片割伤了哈利的脸颊手臂,他的伤疤几近炸开,他觉得自己就是伏地魔,只差一步就抓到了埋伏已久的猎物,纳吉尼在他脚边沙沙游动,巴希达女士的尸体像烂肉一样倒在地上,他的愤怒如此鲜明,尖叫在黑暗里回响,空气中的信息素浓烈带着杀意。

他知道那个男孩一定回来,在这个发生过那件事的地方,他差一点就知道死亡的感觉了……死亡……疼痛…..几乎撕裂身体的痛楚……为什么这痛苦不曾随着死亡消失,不曾离去……

哈利感到他们在空中越来越远,黑暗的幻象仿佛随着距离的拉开渐渐散去了,那些疼痛却如影随形,他身上被玻璃划出的伤口显出撕裂一般的疼痛,他听见了挂坠盒的心跳声,紧贴着他的胸口,几乎要和他同步……

挂坠盒悬浮在空中,金色的细链闪闪发光…...

撕裂的痛楚仍然停留在灵魂上,可是他是那么高兴,满足。他在长生的道路上走了这么远,权利和欲望没有永生的诱惑来的鲜美……这些实验,会成为他最意想不到的底牌,虽然也许他们永远不会有用上的一天……

用于制作魂器的生命是某个坚决反对他合作要求的家族后代,这种无知的血脉只剩这一点用处,毁灭一个延续好几个世纪的巫师家族没有什么有力的抵抗就被毁灭了……

他伸手,金色的挂坠盒乖乖的落入他的手中,里面绿色的蛇形字母仿佛带着魔力,倒影出他苍白的面孔,五官显得模糊不清,就像被什么烧过一样。

“一切都准备好了。”细长的手指握紧了金色挂坠盒…..

昏暗的洞穴里,仅仅只有魔杖发出的微末光芒,他低声说出咒语,一层层的魔法诅咒被加在湖中心小岛的石盆里……

“不,”哈利呻吟到,那种残酷的咒语,不应该,太过分了。

不远处的湖里有很多茫然苍白的面孔,他们都死了,眼眶凹陷下去,这是他们仅剩的价值,给伏地魔大人最重要宝物当护卫……

这很恶心!哈利想大喊,你不能这么做,你不该造出这么多的阴尸,你不能用那种恶毒的咒语……

伏在石盆前查看咒语的人影却突然望了过来,又瘦又高,猩红的眼睛闪着惊讶的光芒……

“哈利,快醒醒!”有一个女声焦急的呼唤他,“不可能,为什么……”尖利高亢的声音像是日记本,追问着他为什么能不经过邀请进入自己的记忆,两种声音在哈利脑子里争夺吵闹,让哈利头疼欲裂。

“停下!”哈利挥舞着手臂,试图驱散停在他面前汤姆里德尔的形象,狠狠的挥到了身边某个东西。

他睁开眼睛。

“哈利!”赫敏尖叫一声,却拔出了魔杖。

救世主浑身是汗,撑起身体,攥紧了手中的挂坠盒。

一个模糊的形体的正坐在床边上冷眼看着他们。

后文:
http://werdsmith.com/p/5S6M4vYGZS


END 🎉🎉🎉






前三篇约稿:


一位威廉泰勒先生的故事(比尔*汤姆)
http://rogerabbit.lofter.com/post/4275f6_10d4165d

蛇迹(TR中心,麻瓜*汤姆)
http://rogerabbit.lofter.com/post/4275f6_10f5dc95

午夜漫游(德伏,OO)
http://bottomvoldemort.lofter.com/post/1ebc8e0c_10f9f884

评论

热度(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