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我一个人静静地萌一下all伏

就是任性!哪怕粮少我也很挑!不喜欢的绝对不放!
……unless it serves the purpose of increasing diversity...😎
For Voldemort and Valour!
仔细想了想,只有一种文是永远不会出现在我的推文里的,那就是语言烂到我这个外国人都无法忍受的文,标点符号乱打基本上是无法忍受的。嗯。或者中文小白文。
就是那种小白文啦!

【哈伏推文】Kiss or Kill(除了前面几行外剩余全都是剧透,全是剧透,不要往下翻太快!)

ff上的原文地址

中文翻译txt文档的微盘下载地址


简介:A freak accident transports our favorite attractive psychopath forward in time from 1942 to 1996. Attempted homicide and attempted romance ensue, not necessarily in that order.

一次偶然事故将我们最喜欢的变态从1942年传送到1996年。


这篇标着是M,但其实相当清水,没有做到底的sex,但若说不是哈伏我自己都不信,这里面的Tom太软萌了23333

下面写一段引入,在之后我会挑几段我喜欢的跟大家分享,想看文的可以在分割线之前就停住,不要继续看我的剧透了。

总体来说,开始的故事就是:五年级的哈利遇见了五年级的汤姆——他遭遇了一次特殊事故,被“分”成了两个人,也就是说,过去和未来各有一个汤姆。汤姆并不知道自己在将来成为了什么,而在邓布利多校长的请求下,哈利接管了被强行分入格兰芬多的少年伏地魔的职责,并开始“监视”自己宿舍的新成员。有趣的故事就这样发生了。

除了金妮和哈利,没有人知道Tom Riddle的身份,大家都以为他是一个因为某原因而遗忘了一些常识的转学生Tom Maxwell。然后汤姆又被误导了,总以为自己是一个【不剧透】,而周围从来没有人提Voldemort的名字,所以他自己也一直不知道。

故事持续到五年级的末尾。

以上是引入,哈哈,我再随口说几句我自己对这篇文的看法。我好几年前看过这篇的翻译,大概和我看《秘密》的翻译是同一个时间。这是我看过的第一篇哈伏吧,在那时就在我向着VH的红心里撒入了HV的种子啊,因为这里面的小哈和汤姆都太可爱了。我在出坑的时候,有时也会想起里面有趣的片段,然后不由自主地笑起来。

前一段时间我又去看了一遍它的原文,果然还是很萌。总体来说呢,Tom其实是有一点点点点点点点点ooc的,毕竟实在是,太,可,爱,了。

原先的中文翻译应该是在某论坛上连载的,是Lyre翻译的,现在只能看到txt资源啦!

**********以下是剧透,无关人员请迅速撤离**********










我就贴几个我特别喜欢的小片段:

不行,我不能只贴几个,又去看了片段的我恨不得把全文都贴上来……

以下全是剧透!!!全是剧透!!!Spoilers!!!!无关人员快点走!!!我就是把我喜欢的内容贴上来以后自己可以直接看这个post然后傻笑的!!!!

翻译呢,有一点点奇怪的小翻译腔,译者老省主语!但总体来说还是很可爱!哈哈!

刚刚来到新时代的TOM:

他发觉帘子的右侧映着一个男人的影子。那么他现在也一定看到Tom了吧。 

 那人果然起身拉开了帘子,阳光倾泄而入。Tom眨了眨眼定睛一看,着实吓了一大跳。 身边的人正是Dumbledore。他还没来得及疑惑为什么竟是Gryffindor的院长等待自己醒来,就被更大的疑点引去了注意力:Dumbledore的胡子一夜间长了一尺多?不过是隔了开学晚宴啊。甚至那些胡子连同头发,都花白了。他又为什么要用杀人的眼光看自己呐。Tom不由得发悚,Dumbledore还从未如此光火过吧。

汤姆的小误解,哈哈哈哈哈,真的笑死我了:

“Harry会充当类似保镖的角色。”Tom和Potter——Harry——不约而同地望向Dumbledore,毫不掩饰困惑。 “他会接送你上课,无论上课还是睡觉的时候他都会监视你,而且”Dumbledore的眼睛落到Tom身上,用讲课时标明重点的口气强调道,“希望你也能照顾他,Tom。” 

 哈,现在才切入正题吗!Tom得意洋洋地想。 

这才是他留我下来的真正用意啊。不管什么原因,他知道我擅长魔法,所以想让我看着这孩子。“先生,恕我直言,他为什么需要保镖呢?”他瞥向另一个男孩,看到对方的脸因为愤慨倏地一下子涨成Gryffindor纹徽一个色调了。 

 “Tom,他不需要保镖,”Dumbledore轻率地坦言,“不过考虑到他出个什么三长两短,你就不能待在Hogwarts了,我还是建议你亲自确保他的安全吧。” 

Tom模棱两可地耸耸肩。“就按你说的好了。”

活生生一个自作聪明的小混蛋哦!

哈哈哈哈于是汤姆开始风靡格兰芬多:

“Harry!你都没说他有那么帅!”Lavender Brown轻轻地尖声说道,走过来坐进Tom腾出来的位子上。  

“我没有注意到啊。”Harry耸耸肩。他现在才想到会有人被Tom吸引:即使有人说他是“帅”的,Harry仍然不会把这个形容词跟Tom Riddle扯到一起。 Harry从来都是联想到诸如“狡诈”啦,“蛊惑人心”啦,还有“神经病”一类的。  

“帅?”Parvarti大喘气。“确切说来该是华丽丽吧!把他锁在家里这么久简直是犯罪啊!”

'I wouldn't notice, would I?' Harry shrugged. It hadn't occurred to him that anyone would find Tom attractive; even though Harry knew, intellectually, that he was, 'handsome' just wasn't an adjective he associated with Tom Riddle. Harry thought more along the lines of 'cunning,' 'manipulative,' and 'psychotic.'

'Handsome?' gasped Parvati. 'Gorgeous is more like it! It's criminal that he's been kept at home so long.'

哎哎,我还是贴一小下原文好了,翻译果然还是有一点点太…网络啊!但译者用词真得好可爱。

然后各种anachronism:

“什么越狱?你是说Azkaban?没有人能从那里出来的,”Tom道。  

“Sirius Black就做到了,”Dean严肃地说,“去年那些食死徒也做到了,不过他们有外援。”他咬唇看着自己那份预言家日报。“看起来这次也跟神秘人有关系,部里倒没想再隐瞒不报了。所有的逃犯都是几个月前魔法部大楼里捉到的食死徒。”  

“食死徒是啥?还有神秘人是谁?”Tom好奇地问。 周围每个人都看着Tom好像他耳朵里长出韭菜来了——除了Harry,Tom看见他绝望地把手搭在头上摇着。他意识到自己一定说了句特别蠢的话。

“神秘人是个黑巫师,”Dean悄声说,仿佛谈谈这个神秘人也会发生不好的事情,“而且我们从来都不说他的名字。他去年东山再起了。食死徒是他的仆人,他们都是恶心的杀人犯。” 

“我看出来了,”Tom说着点点头。其实他没看出来,不过问得越多越可疑。他想他可以之后单独问问Harry——听起来Tom就是那类人,他禁不住想自己怎么卷入的。

“我可不想撞上他们。魔法部最终一定能抓住的,然后把这个神秘人投进Azkaban。” 可惜这个回答引来了更多奇怪的眼神。(哈哈哈小汤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投进Azkaban?你发神经啊?”Ron瞪大了眼睛。

“他们所要做的就是把他给完结了。好吧,反正Dumbledore会这么做的。”Ron说着插了块牛排夹进香肠,Harry在椅子里尴尬地动了动。 

 “你还好吧?”Tom问Harry。  

Harry吃惊地眨眨眼。“呃,嗯,谢谢。”他喝了一大口果汁。

“我——我很好,谢谢。” Tom耸耸肩,又望了一圈桌子。“有人有烟吗?”

这样根本没有用的,Harry跟Tom和Hermione去算命教室的时候想。简直要疯掉了。Hermione一路上都在给Tom灌输吸烟有害健康的理论,Tom居然不知道那些副作用让她大为惊讶。于是她详细讲解了肺癌,这玩意儿Tom之前还从没听说过呢。  

Harry担心不久Hermione就会看出端倪来。简直是,太疯狂了。Dumbledore怎么会认为这有用呢?Tom来这儿二十四小时还没到他们就几次险些穿帮了。还好Tom有记得假装忘记去城堡的路,还像个一年级一样看到什么都觉得新奇。

哈利真的好可爱!我好心疼他!

然后汤姆对自己的未来继续有了极大地误解哈哈哈哈哈,真的想给老邓竖大拇指,太可爱了!太可爱了!:

“如果你一定要知道的话,我在报纸上搜索自己呢。”Tom拽起背包甩到肩上。“我们走了好吗?” 

Harry的脸刷的变白。“你找到什么?你只待了半小时!” Tom坏笑道,“我用了个方便的小魔咒在报纸上搜索自己的名字。那样查起来很快的,然后就找到了些有趣的东西。”瞒不住的,总有一天我会知道,你这个Gryffindor小傻瓜。要是Gryffindor能斗得过我,六月都会飘雪了。应付你比我想象得还容易呢。

Harry皱眉。Tom搜自己的名字能找到什么呢?所有信息一定都在“神秘人”的条目下边,而不是“Tom Riddle”。

“有什么有意思的?”Harry疑惑地问。 

“显而易见,”继续悄声道,“我在国外花几十年当吸血鬼猎人,沉迷黑魔法。然后回到英国参加了神秘人的同盟。然不是很清楚为什么会那么做,我不太喜欢听命于人。我还得自问万一遇见另一个自己怎么办。我猜我是个食死徒。” 

“然后,神秘人失势——我也读了点关于他的事——我就躲起来了。他现在应该不会乐意见到逃兵回去——如果我是他一定很生气——既然他现在又回来了我得小心着点。哦,还有你是我隔两代的表亲,我猜,这就是水晶把我们俩搞混的原因,它也太不精确了。当然,这些你早知道了,”他沾沾自喜地补充道。  

别笑。Harry镇定地告诉自己,试着听完这大段谬论而保持面无表情,特别在Tom自认聪明绝顶洞察一切的时候。肯定是Dumbledore干的。当然Dumbledore料到Tom会竭尽全力去调查自己的事情,所以变更了Hogwarts的档案——甚至还往旧的预言家日报里添加文章——为的就是给Tom重塑全新的身份!妙极了,现在Harry只要陪着演下去就好。

虽然各种head-hopping在现在看来文力还是有点,唔,但真的好可爱啊!两边的想法,好可爱啊!

当然汤姆还尝试了一点新运动,并且开始为格兰芬多的荣誉而战哈哈哈哈……

“别担心Harry!”Ron大声回道,眼睛却看着Tom。他现在一路被其他三个球员鼓动着,什么都听不见。 到达球场时Tom被放开了。

“老实说我真的不太——” “噢,开始吧!”Ron笑着,“上来!” Tom跨上扫帚。他对这个从来都不在行,而且看出来Ron因他笨拙的动作迟疑。Ron的热情退却了些。“OK,那么起飞吧!”Ron叫着指向天空。

Tom不晓得怎么回事,也不知道怎么就开场了。仿佛比起自己的意愿,手中的扫帚更多是循着Ron的指挥,因为此刻Tom最不愿做的就是冲向云霄。爬升的时候他死死抓住扫帚,然后只希望能停下来。扫帚的确停止了攀升,却一直保持在空中某个高度。他的速度仍然很快,直直地撞向看台。

“你朋友是混蛋,”Hermione一去看台拿书Tom的嘴巴就又恢复正常了。Tom简直想不通自己怎么做到的,他以前没有飞过多少次,除了坐学校里的破扫帚低低地掠过场地飞到禁林再飞回来以外。选拔赛的每分每秒他都以为自己必死无疑,还好那扫帚似乎尽全力响应Tom的心声,否则他的命运就是化作高耸看台上的一滩红记。 

“是啊,”Harry叹息。他把扫帚扛在肩上。“嗯,只求你别故意搞砸比赛,好不好?别故意输掉。”

Tom看着他就像刚才听到了世界上最蠢的话。“当我在距地面六十英尺高的地方,命悬一木,干嘛要故意犯错误啊?”他咆哮着。“你跟他一样是个混蛋!我才没有自杀倾向呢!而且也不想参加你们该死的Quidditch红队!” 

Harry抬眼瞪着Tom。“好呀,那么去跟Ron说呀。去告诉其他Gryffindor你害怕为自己的学院而战。绝对会大受你那个崇拜者俱乐部的欢迎,绝对。”

 其实刚才反对入队的时候Tom就得出同样的结论了,不过听人说出他的焦虑还是很不错的。反正,都怪Harry硬要拉自己陪他来球场。Tom揉了揉太阳穴,无可奈何地闭眼。“简直不敢相信我要为Gryffindor的荣誉搭上自己的命了。”他抱怨着。

下面是我最喜欢的一段之一,Tom遇见了一个老熟人:

那个发型!Tom想。那是——  

“Minnie?”他大吃一惊,低哑地问。“Minnie McGonagall?”  

McGonagall猛地反身面对他,“抱歉Maxwell先生,学生们不会对我直呼其名,也不用昵称。”尽管她语气平缓,声音却是透出一丝颤意。 

 “你是她!”Tom咧嘴笑了。  

Tom小心地四下看看,无人在意这新生与教授间的谈话。于是他放心地转回头,压低声音。

“好久不见。”  

“没我希望的久。快坐下,”她无礼地回答,眼睛瞪着他。 

 “那么你真的知道我是谁!” 

 “再让我重复一次,你就给我留堂!”  

“好吧,”Tom窝火地走开,坐进靠过道的位子。Harry紧随其后,Tom只好往前挪了挪让他坐在身边。

“怎么了?”Harry轻声问。Hermione和Ron还没来,Parvati和Lavender坐在离他们两排远的地方,咬耳朵应该不会被听到,但小心谨慎总是没错的。 

“Minnie McGonagall,”Tom嘟囔着。“我们那时候的女学生会主席,比我高一年。她从来都没有把头发放下来过,”他作了个怪相补充道。 

“我看这些年来她屁股更大了。”

Harry极力止住笑意,可脑海里闪过这种场景,学生时代束着发髻的McGonagall教授一本正经地穿过走廊,那神情就好像鼻子下面有狗屎似的,真是太滑稽了。Tom盯着他看,然后也笑了。Harry第一次觉得那是真心的笑容。

 那堂课直到快结束前都进行得非常顺利。Harry事后回想,不知道Tom为什么有一种喜欢最后关头惹麻烦的癖好。Lord Voldemort就老喜欢在学期末攻击Harry,而Tom选择在那堂课最后一刻钟里恶作剧。 Hermione第四次把教科书变成了只Crookshanks状的猫,然后在笔记上刷刷刷地记下哪个爪子先成形,接着状况就发生了。坐在最前排的Parvati尖叫起来,有什么东西贴着她的耳朵飞了过去撞在左边的墙上,发出很响的一声。另一个差点就击中Neville,不过他一闪身,那玩意射在桌沿上弹开了。McGonagall教授四下张望,想知道到底是什么造成了这些混乱。就在此时,第三发射了出来敲在黄铜门把上,叮当作响。

哈哈哈哈哈关注麦格教授,咳,的Tom真的好好玩,这么多年我对Tom给她的昵称记忆犹新啊!恶作剧的汤姆也好好玩,哈哈哈,笑死我了。

还有一点可爱的老邓的互动,老邓对小汤真的一直心情复杂啊:

Tom真想问为何自己被排除在外,为何Dumbledore不让他成为Auror呢,但他终究没问。他头一次希望Dumbledore看进自己眼里,解析自己的思想,这样就省得他解释,问题也不用自己问出口了。 

 “先生,”他轻轻说。“为什么——”  

“你本来...”Dumbledore哑声低喃,“你本来就不想进。即便上课,你也不喜欢被命令。”他的声音里眼里,有一种奇怪的幻象。他盯着墙。“我一直希望...即便她死后,我也希望你能找到属于自己的路。”【她应该指桃金娘吧!】

Tom无言以对。再未多说,起身走出房间。他恨让人失望,尤其当对方是他最大的敌人。

   

然后小哈发现汤姆每天都做噩梦,出于英雄情结,他就开始晚上偷偷安抚汤姆:

课程继续着,日子过的飞快,转眼十月已到。Harry简直不敢相信自己跟Tom相伴一个月都活了下来,更不敢相信Tom居然没发觉自己赶走了他的恶梦。

Harry总以为他的恶梦很糟糕,可Tom证明他错了。自第一次成功安抚Tom后,他发生了显而易见的变化。平常他总比大家早起来做作业,这次却比大家都睡得晚,最后Neville不得不叫醒他去吃早饭。往常苍白的脸上也泛了些血色,看上去要平易近人也健康的多。当晚Quidditch训练时他也不那么紧张了,虽然仍旧算刚刚习惯飞行。

 不过这对Tom的举止完全没有影响。他仍旧在大厅悄声念咒搞得Malfoy绊倒在自己袍子上。倒不是因为好笑Harry才没制止他,而是他本来就没期待奇迹。Tom没变成混蛋,这样就不错了。后一夜Harry睡的挺香,结果一觉醒来Tom又恢复本色:苍白,焦躁,一大早起来。Harry就不明白了,Tom每天都做恶梦吗。后来发觉,果真如此。 

 之后几夜Harry都没醒来,可每次醒来Tom总归像往常一样颤抖。Harry就跟之前那样把牢他轻声安慰,然后爬回床上熟睡。一个月过去,Harry发觉自己半夜起来越发频繁,似乎身体渐渐习惯了两点半醒来帮Tom摆脱夜间恐惧,再睡去。而且这个过程越来越随意,自然醒来睡眼惺忪地走向Tom,也不拿桌子上的魔杖。安慰也比之前大声,有时甚至抓紧了他的肩膀,离开时还睡意朦胧地滑下他的手臂。Tom从没动过。Harry依然没搞明白自己的室友这样还怎么安睡一整晚。Tom会剧烈颤抖,大声地抽泣,可除了他没人醒。

小哈还暗自吐槽:

他想知道Voldemort是否也睡得那么沉——如果真是那样那么现在他已经被暗杀掉了

直到有一天:

一开始十月第一个夜晚没什么变化。Harry照旧醒来下床,睡眼惺松走到Tom的床跟前。这些步骤太过熟悉,甚至他都没注意到,帘子后面首次透出了亮光。

 撩开帘子就要伸手了,才发觉Tom坐在床上清醒得很,正就着魔杖光看书。 Tom震惊地抬头看他。

“你干嘛!”他大声说。

“嘘!”Harry醒了些,觉得非常愚蠢。“小声点,你要吵醒他们了!” 

 “你,想,干,什,么。”Tom压低了点,嘶声道。

哈哈哈哈完全忍不住哈哈哈的冲动啊!

Harry哼了声。刚要慢慢挪回去,Tom就说,“坐下来。我要跟你谈谈。”

Harry晚上这时候最不想做的就是跟Tom谈话,或者无论何时他都不想这么做,不过他觉得自己就像个小孩子把手伸进饼干盒当场被捉住了,只好负罪地服从,爬到Tom床上盘腿坐好。

 “那么,”Tom满意地把书放到一边盯着Harry,后者没戴眼镜空手坐在一位手持魔杖的危险罪犯面前觉得自己非常无助。

“我想知道,你是不是常常进我的床?” 

 “怎么会这么想的?”Harry小心翼翼的问。

YOOOOOOOO

先发出来吧,我继续贴我喜欢的片段,哈哈哈哈,好开心!

然后两人关系就慢慢变好啦!当然,小哈还想套套汤姆的话呢!

Harry由衷的笑了,不知道Percy听说Hogwarts史上最优秀——虽然邪恶——的学生认为他最爱的书无聊,会说些什么。他觉得自己坐不住了,干脆往后躺在床上,手指在肚子上敲着。

“你真的挺疑神疑鬼的,知道吗?” 

Tom耸肩,眼镜暗下来。

“谨慎才能求存。”他阴郁地说。 

 “我就不疑神疑鬼,”Harry心不在焉地答道,“可我也幸存了好几次。” 

 “听上去我觉得你只是运道好而已。Avada Kedavra又不会在我们其他人身上反射回去。” Harry皱眉。

“运道好,我不否认。可这也要靠点技术的啊。你知道,我并非完完全全是个傻瓜。”

Tom坏笑。“刚才你差点把我唬弄住了。说说你自己吧。我听别人小声说过你的故事,不过只能确定你好几次逃脱死亡,甚至不知道怎么逃脱的。我完全不了解你呢。说一些吧-随便什么都好。”

敞开心扉呀:

两周来Harry每晚都溜到Tom床上。如果他作恶梦了,Harry会帮他赶走——回头细想时他觉得这整件事儿很滑稽,于是努力地不去想——可只要Tom的帘子后面有光透出来,Harry就会坐到他那里,一坐就是几个小时。后来谈的东西越来越私人,Harry觉得那是因为过了这么久两人总算不再装傻。心底里,他很高兴能卸下一些包袱。 

Harry发觉Tom也越发喜欢对他倾诉。最初几次谈话后,Harry一打开话匣子,Tom也跟着透露很多自己的生活细节,有些甚至是他不太想知道的。Tom告诉他在孤儿院的前几年其他男孩子怎样费尽心机欺负自己,不过Tom的魔力对巫师来说也算觉醒得出奇早的,刚学会走路他就让各种各样稀奇古怪的灾难发生在那些人身上,所以他总是被孤立。Tom没有细说,Harry也没有问。Tom从没有被饿着过,可也算不上顿顿饱饭,孤儿院的人没有虐待过他,可因为他让他们害怕,没有人跟他说话。Harry的童年也是差不多孤独,但听别人说比自己讲更让他难过。 

Tom也告诉过他别的东西——一些关于黑魔法的东西。Tom在Hogwarts觉得很无聊,原因却是Harry不能理解的,他相当优秀,想学的太多,教的又太少。Tom说他吸收知识的速度非常快,课堂里那些根本别想吸引他一刻钟的注意。顺道说,Harry曾看见他写作业顺手拈来甚至不用查资料,把Hermione吓了好大一跳,所以这点Harry绝对相信他。于是Tom一头扎进图书馆不停地学习,直到学完了禁区外的所有咒语。 然后Tom就想靠自己的力量有所作为了,他并非Ravenclaw,不会纯粹搞学术的。他想改变这个迄今为止都没有让自己满意过的世界。可惜展示力量的机会不多:没有魔法石没有魔法日记,没有潜逃罪犯也没有要来杀他的黑巫师。Harry讽刺地想Tom或许会喜欢那些消遣。所以自然而然啦,既然麻烦们不像影子一样跟着Tom,Tom只好自己造点麻烦出来。 

Harry对自己感到困扰,因为那些故事让他那么理解Tom。他所有的自负,心计,复仇,恨……居然都以某种诡异方式变得合理了。Tom并非生来就是个混蛋,他是被逼的。倒不是说Harry原谅了他先前造的孽,一丁点也没;Myrtle和Hagrid没有做错什么招来他对他们的所作所为,再说Harry的童年也不怎么样,可他也没让蛇怪袭击学校啊。不过,Tom没有朋友,尽管心底不愿这么想,可Harry很好奇,若是他在Hogwarts特快上遇见了个雀斑脸的红发小子,他又会变成什么样呢。

 不,他没法原谅Tom:那是他自己做的选择,而且就Harry看来,那些选择多数都很坏。但Harry越来越理解Tom的思路了。他对Tom再也恨不起来,就算再努力也只能讨厌他。Harry不是那种会琢磨自己想法的人,可最近看着Tom时,心里有股悲悯挫败混杂不清的感觉,那般不同寻常,让他忍不住深省。 

Harry跟Tom说话时会想对方在想什么。Tom到底在乎吗?他不喜欢考虑这个,怕答案就是‘不’:对Tom说私事让他觉得罪过,因为他本来不该说的,可当聆听者不想方设法帮他救他评头论足,只是简单地聆听,那种感觉实在太好,于是他把罪过抛到一边。

 

小哈呀,你完了!

汤姆也同等地纠结:

Harry走后Tom没有像往常那样入睡。他觉得从孩提起自己就没那么挫败过。就好像他真的在意Potter讨厌不讨厌自己似的,特别是在那么愚蠢地——愚蠢地!——对Potter掏心掏肺之后。他怎么会允许这一切发生的?明明知道Potter不配自己这般吐露心声。Salazar Slytherin都要羞耻了。Tom好多年都没做过这种傻事了,从不小心告诉Rosier自己住在孤儿院后,就再也没做过了。 

 或者说我蠢得到现在才认清他们都一个样!从来没人...Tom马上刹住:他停止往下想,每当有事情想着难受,他就停下来。Tom没有为此流过泪,甚至没有让它在脑中成形,从一年级时跟Rosier那次起就再没有过了。Tom在废弃教室哭的时候被抓到过,别人笑他,他们一直笑啊笑...

基本上这两人相处的routine就是:闹别扭——和好——闹别扭——和好——闹很大的别扭——和好——……

算啦,我不贴啦,我就自己再好好看一遍啦!

不行我还是要贴,真的是太可爱了!!!!

所以万圣节周末他和Tom就顺其自然一起去Hogsmeade了。起初Harry以为Dumbledore不会答应的,可过了好久Dumbledore也没发话阻止,于是Harry理解成默许。不过虽然明知校长同意了,他还是催Tom以不同以往的速度进了城。(这里翻错啦,原文的意思是,如果校长真的明确同意的话,他绝不会以如此这般的速度飞速赶Tom去霍格莫德的)

 一到那儿,Harry就强烈希望能马上把这镇子里所有新奇古怪的东西都看个遍,这想法从他第一次来以后还没冒出来过呢。或者更准确地说,他强烈希望把所有新奇古怪的东西都让Tom看个遍:毕竟他猜不到从自己那时代起时过境迁镇子会发生多大变化。四十年代以来Zonko笑话商店应该有些新产品了,其中好歹也有一两个能把Tom逗乐吧——不是那种白痴而奸诈的高声尖笑,而是轻轻的却也发自内心的美好笑声,Harry只听过一次,那时他正给Tom讲Quiddichi世界杯上有个人喜欢“健康有益的清风”吹吹他的屁股。Harry打那时起就想方设法地逗他笑:甚至上个礼拜Quidditch训练结束他还故意一头栽进泥潭,可Tom却连一个微笑都不肯赏脸。见鬼,他那时刷地白了,其他队员想带Harry去卫生室检查检查脑袋,还要查查扫帚上有没有恶咒,大家坚信除了脑瘤和诡计之类的东西以外,还没什么能让Harry栽下扫帚呢。

毕竟这一整天他和Tom都没机会好好说几句话。能再次看到双胞胎固然好,可直到返途路上他才能Tom插上话,而那时Tom已经没什么兴致聊天了。老实说跟双胞胎在一起时他一直沉默着——几乎称得上愠怒,现在他情绪似乎也不怎么好。 Tom坐在Harry身边开始吃饭,一副让人讨厌的无所谓的表情,Harry靠过去低声说,“我就是喜欢让有益健康的微风轻抚我的屁股,谢谢。”Tom差点就把满嘴的南瓜汁喷了出来,好在他还是成功下咽然后咧出笑来。 

 “蠢蛋,”Tom转而嘲讽他,似乎正竭力收敛自己的笑意。 

 总算冷战结束,Harry一边狼吞虎咽,一边跟Tom大谈Ron就即将来临与Slytherin的Quidditch比赛制定的计划,还有周四的变形术测验,和其他种种毫无疑义却让两人开心的话题。餐毕,Harry打了有史以来最响的饱嗝把Tom笑得够呛。其他人也笑,可Harry差不多没听见。他觉得自己高了十英尺,像个巨人似的,所以就算现在Draco Malfoy隔了三张桌子嘲笑他又有什么好怕的呢?

男友力超级强啊,全心全意逗汤姆开心啊,小哈!在百忙之中还能注意到汤姆不爽了,哈哈。

两个人之间真的超级,超级,超级甜……重口味的我看小清新谈恋爱居然也萌得不要不要的哈哈哈。【大雾,其实这时候两个人压根没有谈恋爱!但真的……这气氛……】

简直太小言了!不过话说回来,这真是独一份的哈伏小言啊,上哪儿去找别的啊!


还有这一段也特别特别萌:

“总算认输了,Potter?”Tom打着呵欠,两人走下楼梯。 Harry笑笑。“我得让你喝死累死才可能打个平局啊。Ron有时好歹也会让让我的。” 

 “一个Slytherin,”Tom说了一半又打呵欠,“决不会...” 

 “对对对,你不说我也知道,哦蛇院的无上至尊啊,”Harry嘲讽地鞠躬咧嘴一笑,在狭窄的走廊里显得有些笨拙。 

 “我喜欢,”Tom笑了,睡眼半阖。“总有一天我得用用这个词儿。别期待恭维啊。”(这里有点小错误呀,他说,总有一天我得用用这个词,但你别指望我给你任何credit)

Harry和Tom一路上疲惫不堪地互相取笑着,甚至准备就寝的时候还压低了声音说。Tom太累了,长袍上的扣子瞎摸一气,Harry只好在好不容易搞定了自己的之后去帮他。他坏笑着轻声说,“有意思,蛇院的无上至尊居然不会自己脱衣服,”换来头上一记暴栗。后来到Tom爬上床时他都止不住打还回去——老天,要是他清醒到能握杖,今天说的话说一半都会被他诅咒——然后他为了追打翻身上了床的另一边爬进去。这时候Harry只觉得累到了骨头里晕乎乎的,可Tom早就累得毫无力气了。

第一个吻:

他差不多没怎么睡着,后来他的耳朵被一只拳头撞了一下。眨眨眼看清情况,发觉自己的耳朵成了Tom恶梦的牺牲品;Tom正止不住地摇头,呻吟着缩到床的另一端。 Harry生气得一下子就完全清醒了。凭什么啊!那些愚蠢的梦就不能放过他哪怕一晚么? Harry在被单下伸手环住了Tom的胸膛。“嘘,嘘,没事的,”他低声道,一边拥紧一边慢慢靠过去。 

 “Harry?”过了片刻Tom不再发抖,伸手拍在Harry头上确保没有看错。“你还好吧?” Harry放开Tom退开半尺。“你又作恶梦了,”他低声回答。“现在没事了。” 

 “没事了,谢谢,”Tom低喃着翻身靠近Harry,眼睛又慢慢闭上。

Harry过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自己把手抓在Tom手臂上;Tom似乎根本就没发觉。Harry抽手搭在Tom的脑后;他得靠近点儿才够得着,可直到触及了Tom的头发才意识到自己这么做了。发丝很软,他昏沉无趣地想道,睡意朦胧间也只会集中在这一点上。Tom半开了眼又突然睁大,一动不动。 

Harry靠近的时候看见Tom眨巴着眼睛,他自己的手现在也不仅仅是搁在Tom的头发上了,他来回摩挲着。当两人近到几乎能分享呼吸的时候他的手移下Tom的脖颈;当Harry把唇压上Tom的嘴,想见证它一如所见一般柔软时,那手又把他拉得更近。 

 就那样,无知无觉间没有刻意的想要亲吻,也没想着对方会不会介意,或者这么做好不好,Harry就是吻着他,发觉他的唇比他的发还要柔软。

小言啊!小言啊!我的girl heart啊!

然后哈利自己纠结的要命的同时,整个格兰芬多都发现他谈恋爱了。

然后哈利生了一天闷气,然后他们又闹别扭了哈哈哈哈。

两个人都以为是自己吻了对方,然后对方生气了。。。

他们后来又说开了:

“我——我也喜欢,”Tom轻声道,Harry又能呼吸了,“可我不想有第二次了。”他说着好像往床里缩了缩,要躲起来似的。 

Harry皱眉往里坐了坐,既然Tom已经承认享受他就不会就这么简单了事。“可……可你刚说你喜欢的啊。为什么不想有第二次?” 

 “因为这是不对的!”Tom突然大叫。 Harry吃了一惊,退缩了。“不对的,什么意思?哪里不对了?” 

 “你知道哪里不对,”Tom控诉似的说。“同性恋,还乱伦。” (汤姆一直以为哈利是他隔两代的亲戚)

 这些所谓的可怕控诉Tom说得那么认真,Harry简直要当着他的面哈哈大笑了,Tom居然觉得吻一个男性远亲比撒谎蛊惑和谋杀更让人反感,真是好笑。见鬼的反社会者,什么时候也开始觉得有不道德的事啦? 不过Harry知道得装得严肃点儿,Tom是那种嘲笑不起的人,不管他有多好笑。 

“首先,”他努力认真地解释起来,“二十世纪九十年代世界的这个地区,人们已经不觉得同性恋有什么错了。你可以去问问Hermione和Ron,他们一定也这么说的。这是完全被接受的事。”Harry暗暗恭贺自己解释得多么客观。

小哈现在已经对汤姆的心理门清儿了哈哈哈。















评论(11)

热度(21)